小劫不劫

这里小劫/棋子
破写写画画的,扩列请私戳我!
希望你们扩我,我很可爱

朱一龙的日安问候
第二弹/DAY2
“脏兮兮是不是就不好看了?…”
【委屈】

今天是挖土居!想画很久了!

朱一龙的日安问候
第三弹/DAY3

“怎么了吗?”
拢龙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如是问道。

真好!

包子研究所:

LOFTER已开通B站官号【真的是LOFTER】各位快来关注鸭!


LOFTER官方出品【包子研究所】双料包-001号#巍澜#已上架。

独家精选LOFTER镇魂女孩眼中的#巍澜#兄弟情。

高甜预警>>>>>>镇魂女孩绝不能错过哟!

朱一龙的日安问候
第二弹/DAY2

昨天龙哥跟我挑眉了!

朱一龙的日安问候
第一弹/DAY1

红色毛衣也可以穿上啦!

唯火锅与我不可辜负hhhhh
给自己定制的卫衣画的图

幻乐之城朱一龙

只在wb发了……
一个明媚的小丑居。

大哥说:“我不要怨气”
哪怕是做个丑他也能带来满满的阳光啊!

我终于把老魏中心向的流水账玩意写完了,很想说点什么但我脑子现在不够用了,下次吧……

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次……

【魏琛中心】30中年的流水账(part3)

(完结预警)
(感谢大家) 

 part1     part2


08.
  兴欣蓝雨两边的队员都收起了玩笑的神情,屏息期待着这场战斗

  2v2的竞技台除了大一点并没有任何区别,没有高大密集的遮掩物,没有复杂的地图路线,可围观的众人硬是从朴实无华的银灰色场景中嗅出了战火硝烟。

  

  竞技场的准备倒数从“3”开始放大,直到金黄色的“1”变淡、消失,竞技场两端几乎是在同一秒做出了完全相同的动作——术士后撤,强攻对阵。

  散人和剑客分别提着白伞和长剑迎了上去,披着斗篷的术士同时挥舞起手杖——诅咒之箭!

  上挑、格挡、突刺……

  千机伞和冰雨剑一次次激烈的碰撞,金属撞击的乒乓声通过蓝雨训练室优秀的音响设备传了出来,君莫笑和夜雨声烦的视角只有伞痕剑影,和因为银武摩擦撞击生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星火光芒。

  即便整个竞技场被目不暇接的炫纹和火光笼罩,两边的术士却依旧准确无误的释放着一个个法术技能,时间、机会都卡得恰到好处,例无虚发。

  “切就这么点力气吗叶修你技能点满没有啊?这么点本事很快你们就会跪倒在我的冰雨剑下了哈哈哈哈哈!!”战况进入白热,激烈且焦灼,黄少天的垃圾话却是丝毫不受影响,“队长队长来来来我们干他!魏老大叶修要输给我了你还是别跟着他们了早点放弃吧没有前途的……”

  叶修和魏琛听了两句过后不约而同的顶着被爆头的危险腾出一只手取下了耳机。

  所以说为什么练习赛没有禁言啊??

  音响里的战斗音效越来越紧凑,碰撞声愈发密集,术士的吟唱声也愈加紧张;满屏起起落落的技能光效和不断出现的连击暴击符号昭示着这场战斗的巅峰含量。

  

  “切魏老大你老晃有什么用小心可别自己踩了自己的坑!叶修你过来我们再刚过!”

  ——好吧如果忽略黄少天的垃圾话的话绝对还是很高质的战斗。

  

  “黄少不是说魏队和叶神都老了反应慢了不值一提吗唔…”蓝雨的小将卢瀚文突然收起眼睛里的星星,挠了挠头看向郑轩。

  郑轩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突然听到小卢的话忙不迭的捂住自家未来的花骨朵儿,惊恐的看了一眼兴欣那头正在战斗无暇顾及其他的叶魏二人,松了一口气。

  “呵。”

  冷不丁的一声嘲笑让郑轩的汗毛瞬间倒竖了起来,一转身果然看到叶修嘴角尚未敛去的冷笑。

  这人怎么比着赛还有心思听场外的鬼扯啊喂?!

  

  叶修把笑意藏进眼底,嘴角的弧度不变,手上的动作却瞬间翻了一番。

  “靠!”“变态…”训练室里响起此起彼伏的低骂声。

  魏琛眯了眯眼,视线在索克萨尔的身上停留了一会,也突然翻起手速。

  “嘿哟喂叶修急了急了啊!再吃我一剑!”黄少天第一时间便察觉到对手的动作,也更加兴奋起来,操控着夜雨声烦迎了上去。

  索克萨尔似乎早有预判一般,诅咒之箭在剑客弹地而起的瞬间便跟了出去。

  “剑所到之处,诅咒也如影随形。”

  

  君莫笑灵巧的躲闪着,虽一如开始的强势,却似乎更加灵动和偏锋。

  屏幕前的喻文州皱了皱眉,果断的甩出一个束缚术。

  “哈哈小喻啊,可能晚了一点!”君莫笑倏地消失在原地,束缚术扑了个空。众人只看见叶修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

  六星光牢!

  迎风布阵一直藏着一个六星光牢吗?喻文州锁紧了眉头却冷静依然,“少天!”

  

  是的,只要黄少天还能赶回来……

  “我说过,晚了一点啊…”伴随着叶修漫不经心的尾音落下,君莫笑凭空出现在夜雨声烦身后。喻文州想起什么,瞳孔骤缩。

  抛沙!

  “我靠叶修你还要不要脸啊??你…卧槽??!”不等黄少天气急败坏,另一边的迎风布阵也吟唱结束——混乱之雨。

  

  “荣耀”

  

  黄少天“啪”的摔了一下鼠标,想这些是蓝雨自家的财产终究还是没敢用大力

  “散人这种东西真的太卑鄙了简直外挂一样好吗真是……”

  黄少天显然对刚才的那个抛沙耿耿于怀。喻文州盯着灰黑的屏幕看了一会,抬眸看向了魏琛。

  那个六星光牢,什么时候起算漏掉的?

  魏琛似乎察觉到视线,也抬头看了过去,喻文州的狭长的眸子依旧如前一般冷静、深沉……

  噫,有点好看!

  魏琛抽搐着嘴角移开视线,从心底里对自己这个突然产生的荒诞至极的想法彻头彻尾地鄙视了一顿,摸摸下巴上的小胡茬,重新转过头朝着喻文州笑了笑。

  “嘿,路还长着呢!”

09.
  “老魏可以啊,没看出来还藏了一手啊?”

  “老魏那个时候了还能突破一级手速,老骥伏枥啊!”

  “老骥伏枥什么玩意??”

  

  切,魏琛看着兴欣这帮损哥们无语,招呼叶修一声,起身往门外边去了。

  “老魏干嘛去?”

  包子正在兴头上刚要现场高歌一曲吹一吹自家的老将,就看到魏琛揣着上衣口袋往外走。

  “抽烟,别管他。”叶修看了看反手戴上门的背影,似乎漫不经心的搭了句腔。

  

  叶修原本想出去看看,却意外的看见喻文州取下耳机起身跟了出去。

  魏琛还真是抽烟去了,毫无形象大喇喇的蹲在训练室门口的台阶上,盯着雪白的墙壁吐着烟圈。

  “魏队。”

  魏琛正发着呆,听到声音反射性的回头,隔着白烟看喻文州有点恍惚。呆呆的看了一会,突然咧嘴笑了开来。

  “文洲啊,怎么样,知道厉害了没?输给全联盟年纪最大的两个家伙有什么感想啊哈哈哈?”

  就知道这家伙张口就是烂话。

  喻文州倒是习以为常般,笑容丝毫不减,不着痕迹地吹捧:“魏队一如既往的威武,2v2会输掉也不意外了。”

  摸出门小号的黄少天碰巧听到,不禁撇了撇嘴,心想着要不是还有叶修那个变态……但一反其往常的大声嚷嚷着不服气,反倒悄无声息地绕开了二人。

  溜须马屁的招数在魏琛这里显然十分受用,得意的挑了挑眉,“我这些年也不都是在抽烟和睡觉。”

  喻文州笑笑,为了表示肯定还十分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我们一定会慎重的。魏队,有你在的兴欣很强。”

  “切,就算你这么说我们也绝对不会放水的。”

  

  好吧,谁都看出来了,老魏今天心情非常好。

  今晚兴欣每个人的碗里都得到了魏琛的临幸,30岁的男人一手剥虾的黄金操作行云流水,一举一动都透着海的女儿(bu)的优良气质。

  包荣兴叼着虾尾,一脸鄙夷的看着胃口大开胡吃海喝的魏琛,今晚还破天荒的给叶修剥了两只虾,实在想不通打赢了两个后辈有什么好值得这般高兴的…

  随后低头看了看碗里的两块蟹腿肉,觉得这种感觉其实也很不错。

  

  方锐耍贱的灌着莫凡喝了半打啤酒,结果把自己灌醉了,高高的举起墨绿的酒瓶,借着酒劲大吼一声“兴欣必胜!”引来阵阵侧目。

  包荣兴酒力不错,但凭着那一股子热血劲儿也跟着呼啦啦大吼。

  陈果侠女看着两人热血激昂的样子,骨子里的豪迈劲也被激发出来,腾地起身举起酒瓶碰杯,一边的唐柔拦都拦不住。

  兴欣其他同志果断的做出了掉头换桌装作不相识的统一判断,只留下抱着酒瓶发呆的莫凡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乖乖天使乔一帆。

  正式集训的第一天就在某桌的狼哭鬼嚎呼天喊地中过去了。值得一提的是饭后叶修出去抽烟,苏沐橙“担心”的跟了出去,魏琛方锐搭着肩尿遁,留下乔一帆安文逸掏了半天口袋凑出来紧巴巴的50元现金。

  最后是唐柔看着桌前烂醉的三人和五元十元的零钱沉默着掏出手机结了账。

10.
  有了第一天的激情碰撞(误),后面的集训大家皆是摩拳擦掌战意十足,每回你来我往的输输赢赢都能激起好一阵热烈。

  魏琛呢,除了在第一天表现的热切了一些,后面的时间反而不温不火起来,似乎又回归到了原来那个懒洋洋且痞气十足的混混样。

  但所有人都能看到平日喝口水都划着椅子过去的魏琛每次练习赛时眉头紧锁聚精会神的模样和眼底时而划过的狡黠。

  

  

  眼见着短短一周的集训马上就结尾了,这天兴欣的队伍里少了一员老将,魏琛请假外出,洋洋洒洒答应了下午赶回来拍个合影。

  魏琛要去干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蓝雨的几位老队员甚至能猜到他去哪条街的哪个馆子。

  “魏老大!”“魏哥!”“老大!”……

  踏进熟悉的小餐馆,难抑激动的叫声此起彼伏,魏琛看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脸,唇角不自觉的咧了开来。

  这些都是魏琛在退役后和他一起混迹在网吧的兄弟,没有什么远大抱负,就靠着网游里做做代练,帮各公会抢一下任务混日子。

  魏琛的出现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荣耀网游世界里就这样突然出现了一支诡异又狠辣的队伍,手段卑鄙却直逼死穴,奸诈无耻又井然不紊。

  这样一支训练有素,江湖味浓厚的小队曾经在荣耀中驰骋疆场,上到狙杀悬赏下到抢野拾荒,没有他们不受理的业务,没有他们不敢接的单。

  总而言之,这一支队伍比起蓝雨更是无处不透露着魏琛的风格。

  第一次退役的魏琛把所有的怅然失意和不甘愤懑都倾注在了这支小队里,失意落寞的他通过这支队伍在网游中寻找着那些连自己都感到可怜的自我价值,默默的做着谁也看不到的证明。

  而这些兄弟,是实心眼儿的把他当做救命的大哥,带领他们走向强大的领头人。魏琛其实不一定念得出他们所有人的大名,却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账号角色,职业和偏长。他们曾经有数不清个战斗的通宵,共吃一碗面,同喝一瓶水,累了就仰躺在网吧椅子上眯一会,完成某项大单子就到对面馆子里搓一顿……

  面对着热情的兄弟们,听那满口带着G市口音的糙话,时间的光影好像能在眼前重叠,魏琛一边怀疑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到了做黑白回忆的年纪,一边拖开椅子坐下闷了一大口啤酒。

  许久不见的兄弟们坐在一起叽叽喳喳扯东问西,七嘴八舌聊的好不痛快。说的最多的自然是魏琛复出后在第十赛季的出彩表现:

  “魏老大你新赛季那几场太强了哈哈哈哈!对面看到你的技能点是不是懵逼都来不及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是的那个施法距离就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也不看看是谁家老大!”

  ……

  这些兄弟从魏琛复出后就一直关注着魏琛和兴欣战队的动态,为他的每一场胜利欢呼,每一次失利遗憾。魏琛离开G市后,他们也依旧如往常一般围坐在一起,吸溜着一个口味的泡面,在心里为荧幕上熟悉的角色祈福。

  “老大,你们进联赛了就会碰上蓝雨了吧?都不纠结的吗?”平时最跳的小子抱着酒瓶凑过来,一边给魏琛满上。

  “刚开始会,还老想着以前手底下的兵现在亲手虐他们会不会太没风度了……”

  “吁——”众人习惯性的鄙夷不已。

  “后来啊……叶修你们知道吧,那个没下限的家伙,曾经一手带起来的嘉世,现在呢?”魏琛笑了一下,眯着眼睛打了个酒嗝。

  去年联赛时就把他们在网游里虐到第二天比赛失利,比赛表现堪称荣耀史惨不忍睹的榜首,如今还令人印象深刻。

  今年淘汰赛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踩着嘉世的头进的战队联赛,凭几个大龄老哥和一群网游里的新兵蛋子。

  不得不说这一路走来真的是……爽啊!

  自己带的兵?哼哼……

  魏琛咕噜噜灌一口,砸吧砸吧嘴,往前探了探身子,认真的看了看这一桌子人,突然笑出声来,“有人比我惨多了。”

  “但不得不承认,他比我有种。”

  

  

  等魏琛回到蓝雨的俱乐部,刚好看到一群人聚在大厅准备拍照,两队都有个黄毛活跃分子,凑到一块可不是吵吵嚷嚷热闹的不像话?

  “魏老大回来了?!快来快来就差你了!”

  魏琛一回来立刻变成了抢手货,不仅大合照都多拍了几张,还和蓝雨战队众人单独拍了不少。叶修叼着烟在不远处吩咐包荣兴,“看好老魏,可别让人把我们的老古董抢走了。”

  包子敬了个歪歪斜斜的军礼,急急火火的朝魏琛赶过去。

  

  魏琛看着合照上红蓝色的队服,手指不自觉的抚上胸口刺绣的队徽。

  “我也不能落下才行啊。”